国内配资平台|比较正规的配资平台_正规的配资平台十大网站-UAW接下来的目标:特朗普和马斯克
UAW接下来的目标:特朗普和马斯克
发布日期:2024-02-06 06:24    点击次数:95

撰文 / 马晓蕾

编辑 / 张 南

设计 / 琚 佳

来源 / 彭博社,作者:Josh Eidelson,Gabrielle Coppola

1月24日下午,美国联合汽车工会(UAW)主席肖恩·费恩(Shawn Fain)邀请拜登参加UAW的年度大会,并宣布工会支持拜登竞选连任。他在详细评估两位候选人十多年来的言行时说:“特朗普是个毒瘤。这(大选支持拜登)是我们为工人阶级夺回权力的最佳机会。”费恩与拜登拥抱致意,拜登戴上了UAW的帽子,并称赞费恩是一个有骨气的人,“像钢铁一样硬气。”

UAW这一票很重要。2016年,底特律所处的“铁锈地带(Rust Belt)”是特朗普获胜的关键票仓,而2020年,该地区的倒戈成就了拜登。

2023年夏,拜登把UAW工会主席肖恩·费恩请进了白宫椭圆形办公室进行了一次郑重谈话。彼时,费恩正忙于针对底特律三大发起的罢工,他释放出信号:工会需要得到白宫更多的帮助。言下之意,在拜登与特朗普可能进行的复选中,如果拜登想要获得UAW的支持,他需要做的更多。

费恩在2023年5月的一封信中说:“联邦政府将向电动汽车转型投入几十亿资金,却没有对我们的工人做出任何承诺。”

据熟悉这次会面的人士称,费恩与拜登摊牌,列举了拜登应该做的哪些事为汽车工人提供帮助。这让一向自诩为“最支持工会的总统”的拜登也吃了一惊。

费恩其人

图:2023年9月在密歇根州韦恩的一家福特工厂与罢工者会合。

这就是费恩。自2023年3月上任以来,他一直在颠覆工会的“传统”。

他的前任们在开始与车企谈判时,都会象征性地与CEO握手,而费恩直接越过这些行业精英,身着一件写着“干掉富人”的T恤,将自己老东家克莱斯勒的合同提案扔进了垃圾桶。

费恩的祖父母和外祖父母都曾在汽车行业就职。其中三人去了通用汽车公司,还有一人在1937年去了克莱斯勒公司。

1994年,费恩进入克莱斯勒印第安纳州工厂,一直到2012年进入UAW。他说,那时工会的影响力和能力已经跌至低谷。

1970年代,UAW的会员人数达到顶峰,约为150万人,但在随后的40年中,随着汽车工作转移到国外和美国的新工厂,UAW的会员人数减少了三分之二以上,而工会却未能将其组织起来。

2007年,克莱斯勒被私募股权收购后,UAW同意做出让步,包括降低后续员工的薪资标准。费恩当时是当地的UAW委员,他写了一封信告诉工会领导层,如果同意这项协议,“你们还不如拿把枪打爆自己的头。”他说,工会高层经常指责他没有把公司当成自己的家。

图:加入工会的美国工人比例。来源:美国劳工统计局美国劳工统计局

2017年,美国司法部宣布对UAW的腐败和FCA高管的贿赂行为进行调查。调查导致15名工会和公司官员被定罪,其中包括两名前UAW主席,并在2020年达成和解,最终在2023年初,UAW首次由全体会员直接选举主席。

费恩说,在决定竞选主席之前,他祈祷了很久,因为他预计如果输了,自己也会丢掉UAW的工作。在与UAW时任主席雷·库里(Ray Curry)的一次中场辩论中,费恩宣称自己对工会最近的业绩记录“非常气愤”,他将其归咎于那些“将企业视为我们的合作伙伴而非敌人”的领导者。

最终,费恩以大约500票的优势赢得了决选,但他很快就开始像一个有使命感的人一样行事。他敢于让一些老前辈靠边站,并让一些外来者担任重要职务。他们一起开始为战斗做准备。“你们准备好了吗?”费恩在2023年8月的一次集会上问道。

2023年8月至2024年1月期间,《彭博商业周刊》在底特律和华盛顿及其周边地区对费恩进行了一系列采访,费恩在采访中表示,他拒绝按照人们熟悉的路线妥协,拒绝接受更低的薪酬、更少的福利和更低的工作保障。

这是几十年来,汽车行业高层、白宫和UAW早该做出的纠正。2023年夏,他在底特律河畔的UAW总部团结之家(Solidarity House)接受采访时说:“在这个工会里,我们有过一段可怕的历史,那就是把期望值定得很低,把和解值定得很低。那些日子已经过去了。”

拜登的妥协

费恩总有办法让对手让步。在接受《彭博商业周刊》采访的几十名成员中,大多数人都认为他已经赢得了足够的信誉,可以大展拳脚。

2023年8月,费恩在椭圆形办公室的谈话一个月后,美国能源部宣布追加120亿美元的拨款和贷款,用于将汽车工厂改造成生产混合动力车和电动车的工厂,并表示将优先考虑工会工厂和高薪工作。一个月后,拜登成为第一位加入罢工队伍的现任总统。

到2023年11月,UAW最终与底特律三大达成协议远远超出了大多数观察家的想象。CNBC节目主持人吉姆·克莱默(Jim Cramer)在协议宣布后对观众说:“UAW自始至终都被低估了。这真是一场恶战。”

新合同墨迹未干,费恩又宣布了一项更加大胆的行动。UAW有38万名活跃会员,费恩试图让另外13家公司(包括宝马、日产、斯巴鲁、特斯拉和大众)的美国工厂加入工会,从而再增加15万名会员。

持怀疑态度的人认为,费恩只是在臆想。工人涨薪将使美国公司更难在电动汽车市场上竞争,而且美国人根本不想要这种汽车。

根据研究机构考克斯汽车公司(Cox Automotive)的数据,2023年电动车在美国汽车销量中的占比约为8%,美国的汽车制造商在2023年的大部分时间里都在对电动车进行降价,削减利润预期,推迟新车型的生产。

特朗普在争取“铁锈地带”选票的竞选活动中把电动汽车比作“3600”,许多工人相信了他说的“保护工作的更好办法是继续押注于燃油车”。2023年12月,Stellantis警告称,由于要努力销售足够的混合动力汽车以满足加州的排放规定,公司可能会裁员约3600人。

2024年1月16日,Stellantis已任命卡洛斯·扎伦加(Carlos Zarlenga)为北美首席运营官,接替马克·斯图尔特(Mark Stewart),自2月1日起生效。费恩说:“我一生中最自豪的日子是孩子出生、与妻子结婚、加入海军陆战队,以及马克·斯图尔特滚蛋的那一天 。”

作为总统,拜登试图采取不同的行事方式。他签署了千亿美元计的税收减免、捐赠和贷款法规,用于绿色能源项目,并制定了各种保障措施,确保由此产生的就业机会不会太差。

除了能源部2023年8月拨款的激励措施外,能源部还表示,与工会达成的协议可以提高项目获得政府资金的机会。

据拜登政府称,当俄亥俄州 Ultium工厂在2022年申请贷款时,珍妮弗·格兰霍姆(Jennifer Granholm)曾两次致电玛丽·博拉(Mary Barra),确认那里的员工将有公平的机会组织起来。工会赢得了胜利,工厂也获得了贷款。

特朗普的优势

特朗普代表的共和党人正在贩卖对绿色能源转型的焦虑,并将这种焦虑转化为自己的竞选优势。

就在拜登加入罢工队伍的第二天,特朗普在几十英里开外的一家非工会汽车零部件工厂发表了演讲,他告诉现场几百名观众,向电动汽车转型将意味着工会的终结。

Stellantis员工金格(Doug King)身着UAW T恤参加了集会。他说:“只有特朗普在任时,我才有安全感。他相信特朗普会比拜登更努力地保护美国汽车业的就业机会。”

他可能是对的。

费恩也承认特朗普的论点很有吸引力。“我们的工人现在经历的这场电动车转型并不是一件好事。”

近年来,底特律三大和美国汽车工会(UAW)都曾表示,电动汽车所需的工时可能远远少于燃油汽车,因为电动汽车涉及的零部件更少,机械操作更简单。

2022年,卡内基梅隆大学的研究人员利用汽车供应商和主要制造商提供的专有数据得出结论:至少在中短期内,制造电动汽车需要数百个步骤,可能需要为每辆汽车提供更多的工作岗位。其中一些是我们熟悉的工作(叉车司机);另一些则涉及将目前由外部零部件制造商完成的工作(如制造电机和电池包)引入公司内部;还有一些则涉及看管制造电芯的机器。

拜登团队寄希望于这种最新模式。这一切对美国汽车工人意味着什么,将取决于其中有多少工作最终被自动化或外包,员工对新工作的质量有多少发言权,以及他们是否能得到相应的培训。

安全问题

绿色环保不等于工作安全。2023年10月,美国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Occupational Safety and Health Administration,以下简称OSHA)发布通报,称通用汽车俄亥俄州电动汽车电池厂存在17项严重违反安全规定的行为。

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检查人员发现,通用汽车与韩国公司LG Energy Solution的合资企业 Ultium Cells没有提供呼吸保护措施,未能防止工人接触危险化学品,也没有在机器上安装必要的保护装置。

根据该机构的报告,2023年4月,当工人接触腐蚀性化学品时,没有为他们提供紧急淋浴或适当的洗眼台。同年5月,当工作场所释放有害物质时,公司没有采取应急措施。“9月,一名员工因报告受伤情况而受到惩罚威胁,员工因害怕报复而没有报告工作场所的事故。”OSHA检查员说。

2022年,伊桑·苏格纳维奇(Ethan Surgenavic)在Ultium工厂找到了一份暖通空调技术员的工作。有一天,当他到岗时发现,工作区到处都是火灾产生的浓烟,但管理层却无人提及此事。”

Ultium的工人在2022年投票决定成立工会,他们说,集体谈判和加入UAW与通用汽车签订的新主合同让他们受益匪浅。除了大幅加薪,工厂现在还有工会选出的安全代表。Ultium 发言人表示,公司正与UAW密切合作,以解决安全隐患问题,并期待与OSHA合作解决其关切的问题。

图:2024年1月29日《彭博商业周刊》特写。

费恩说,这家工厂表明了将更好的工作条件与电动汽车生产相结合的重要性。他说:“在麦当劳做汉堡薯条时薪都有15美元,谁愿意去电池厂工作呢,要暴露在让他们呕吐和昏迷的化学物质中。”

棘手的特斯拉

图:费恩套衫上的UAW徽章。

在底特律罢工取得胜利后,费恩再一次违背工会传统,向整个行业发起冲击,而不是以个别企业为目标。

工会的新网站允许13家公司任何一家非工会工厂的工人在网上签名。一旦组织者在某一特定工作场所的支持率达到30%,那里的工会委员会工人就会公开宣布自己的身份。如果支持率达到50%,他们将举行由费恩主讲的大型集会。当支持率达到70%时,如果公司不愿承认工会,他们就会尝试由政府组织选举。

从这些公司的行动来看,费恩此举的效果不错。在底特律协议达成后的几周内,本田、日产和丰田分别宣布为非工会员工加薪。特斯拉在1月也采取了同样的做法,称其为“市场调整”。UAW称:“12月在田纳西州的一家大众工厂,1月在阿拉巴马州的一家奔驰工厂,加薪幅度达到了30%。”

当然,费恩也冒了很大的风险。

大公司通常在工会选举中占据优势,因为联邦法律允许它们召开强制性的反工会会议,并对非法报复工会组织者的行为处以最低限度的惩罚。UAW已经向美国全国劳资关系委员会(National Labor Relations Board,NLRB)进行了投诉,指控印第安纳州的本田公司、伊利诺伊州的Rivian公司和阿拉巴马州的现代公司实施了此类报复行为。NLRB正在对此进行调查。

特斯拉是一个既诱人又棘手的目标。它是世界上最有价值的汽车制造商,是电动汽车的代名词。

在UAW对特斯拉加州工厂的最后一搏中,NLRB裁定该公司多次违反联邦法律,包括解雇一位名叫理查德·奥尔蒂斯(Richard Ortiz)的激进分子,以及使用马斯克的X账户威胁员工。

一些工人相信,马斯克宁愿关闭加州弗里蒙特的工厂,也不会承认那里的工会。在2017年宣布组织UAW的前几轮交战中,该公司在厕所小便池上方张贴了反工会的信息。

马斯克还大肆渲染UAW的腐败丑闻,并指出上一次工会代表弗里蒙特工厂的员工时,该工厂最终关闭了。

费恩说,UAW以前无法在特斯拉取得进展并不奇怪,当时工会自身丑闻缠身,企业又将自己包装得太好。他说,现在我们可以击败任何人。

特斯拉弗里蒙特工厂将成为密切关注的目标。那里的非裔工人指控种族骚扰和歧视后,赢得了数百万美元的赔偿。该工厂也存在安全问题,2023年4月,由于未切断传送带的电源,一名员工被“钉”在一辆Model Y车内,导致六根肋骨骨折住院。

费恩并不希望与马斯克面见面。虽然他的两位前任曾与这位CEO会面,但费恩表示,聊天没有意义,“当特斯拉成立工会,到了谈判合同的时候,也许我们会在谈判桌上见面。”

费恩拜登底特律特朗普工会发布于:北京市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相关资讯